English 安钢股份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我国在南亚地区钢铁产能合作的机遇和风险

  南亚地区是中国“一带一路”沿线陆上通往印度洋的必经之路,这一地区铁矿石和煤炭资源储量较为丰富,其钢铁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6%,主要来自于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的产能。当前,中国的钢铁产能过剩问题与南亚地区的钢铁产能不足问题并存,这种钢铁产能问题的互补性带来了钢铁产能合作的巨大投资机会。

  一、在南亚地区开展钢铁产能合作的国别选择

  按照工业化理论,当一国经济进入重化工业阶段,钢铁产业生命周期进入成长期阶段,才会出现钢铁产能的快速扩张。所以如果一国尚未进入工业化起步阶段或者其经济发展战略不是走工业化道路,则不具备钢铁产能合作条件。当然从投入产出的角度来看,还要考虑原材料保障条件和需求状况等因素。我们首先对南亚七国钢铁产能合作的可行性进行分析,排除不适合开展钢铁产能合作的国家。

  首先可以排除尼泊尔和不丹。两国地处喜马拉雅山区,地形复杂,交通不便,不适合发展钢铁产业,其钢铁产品需求可通过进口来解决,这两个国家应当是南亚钢铁产品的销售市场。马尔代夫作为群岛国家,经济支柱产业为旅游、渔业,对自然环境依赖程度较高,鉴于钢铁产业“三高”特征,发展钢铁产业不符合该国经济发展战略,可以排除。孟加拉国被世界银行划定为贫困国家,其经济结构以农业为主,尚未进入工业化起步阶段,暂不具备发展钢铁产业的条件,可以排除。斯里兰卡为岛国,是印度洋上重要的交通中转站,已经具备一定工业基础,主要以劳动密集型的轻工业为主,尚未进入重化工业阶段,且其资源禀赋条件不佳,原材料供给和产成品需求的对外依存度过高,开展产能合作风险较大。

  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钢铁产能已具备规模,南亚地区只有这两个国家被世界钢铁协会纳入粗钢产量统计口径。2016年印度经济总量排名世界第七,并且以每年超过6%的速度在增长。其粗钢产量排名世界第三,是世界第三大钢铁消费国,也是钢铁净进口国。巴基斯坦工业基础虽然薄弱,但相对该地区除印度以外的国家而言,无论是工业门类还是配套设施都相对完善,具备产能合作条件。两国目前均存在较为明显的钢铁产能不足问题。所以,中国在南亚地区的钢铁产能合作问题,就转化为在印巴两国选择合适的钢铁项目进行投资的问题。

  二、在印巴两国推动钢铁产能合作的机遇

  (一)独特的区位布局优势

  纵观世界各国钢铁产业布局,会发现有几个共同特点,它们或者靠近铁矿石、焦煤、焦炭等冶金原材料产地,有利于降低生产成本;或者靠近大型港口,便于原材料进口和产成品出口;或者靠近消费市场,便于产成品的销售。而印巴两国的铁矿储量丰富,煤炭产量也较大,又位于印度洋沿岸,有优良深水港,相对于中、日、韩三国,距离非洲、中东等需求市场有较大运距优势。且两国近年来经济发展较为迅速,对钢材需求量大,本国市场可以消化大部分钢材产品,降低了跨国销售的市场风险。所以,从钢铁产业布局的角度来看,这两个国家有着独特的区位布局优势。

  (二)与中国的要素互补优势

  当前,中国钢铁产业的技术装备水平较为领先,生产经验丰富,有充足的资金、技术、人才储备,但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已经开始下降,钢材消费进入平台期,目前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和一定程度的铁矿石等原材料保障问题,制约了钢铁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与此同时,印巴两国近年来经济高速增长,基础设施建设需求较大,钢铁产能不足,且生产技术落后,资金匮乏,亟需引进外部投资来加大研发投入,扩张钢铁产能。从资源禀赋条件来看,印度煤炭储量世界第四,铁矿石粗矿储量世界第五,平均品位在64%左右,是煤炭和铁矿石的净出口国,能够实现钢铁工业原材料较高的自给率。

  (三)绕过反倾销贸易壁垒

  按照蒙代尔的模型,FDI存在贸易替代效应。在贸易壁垒存在的情况下,原有通过贸易方式进入目标国家的产品可以转而通过在目标国家投资设立企业进行生产而实现。印度政府为扶持本国钢铁产业,从2015年上半年起对部分来自中国、马来西亚和韩国的钢铁产品征收每吨180306美元的反倾销税。20173月,印度政府又宣布对来自中国的部分钢铁产品的反倾销税实施时间延长五年。所以,中国生产的钢铁产品在通过贸易方式进入印度市场时将面临长期的反倾销税贸易壁垒。而通过中印产能合作,能将印度进口的“中国制造”变为“印度制造”,绕开了贸易壁垒,减少了贸易摩擦。

  三、推动钢铁产能合作需要规避的风险

  (一)地缘政治风险

  中印、印巴之间都有领土纠纷,印度历来将中国当作战略竞争对手,当印度国内政局发生变动时,要关注印度政府可能出台的不利于中国企业投资的政策。

  (二)恐怖主义风险

  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接壤,面临恐怖主义的潜在威胁,在巴投资需要密切关注国际反恐局势。

  (三)信用风险

  印度商业信用环境不够理想,当地企业合同履约能力参差不齐,中国企业在实际运营中要加强合同执行情况的动态监控和客户管理,注意防范合同违约风险。

  (四)市场风险

  国际大宗商品的金融属性不断增强,原材料和产成品的价格波动更加剧烈,加上跨国经营带来的汇率风险,需要经营者加强市场研判,采用多种形式的套保、对冲手段进行风险规避。

综上所述,在“一带一路”框架下“走出去”推动钢铁产能合作,是中国钢铁产业治理产能过剩问题,优化布局结构的战略性举措。南亚地区的资源禀赋现状和钢铁生产技术落后、产能不足、资金匮乏的实际情况是中国在这一地区开展钢铁产能合作的物质基础。如果中国企业能够充分利用自身比较优势,并注意防范好相关风险,相关投资项目的落地一定会取得良好成效。20176月,印巴两国正式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中印巴三国在各领域的合作对话机制更加丰富了,相信未来中国在南亚的钢铁产能合作的广度和深度都会再上一个新台阶。

 

  建龙钢铁  江苏永钢  河北钢铁  唐钢  包钢  柳钢  酒钢  南钢  莱钢  沙钢  济钢  马钢  太钢  本钢  攀钢  首钢  鞍钢  武钢  宝钢 
 
Copyright ©2010-2012 安阳钢铁集团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05003857号
地址: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 邮编:455000 E-Mail:agjt@angang.com.cn 电话:0372-3120114 3121261(销售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