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安钢股份 联系我们 
    作品园地
 



重拾遥远的童年

 

   不同时代的人,经历过不同的童年,虽然时代不同,经历不同,但童真和快乐却没差别。我是五零后,童年在非常时期度过,那时物资清贫,精神却富裕,比起现在的孩子,我们“六一”节过得也是快快乐乐,虽然已过半个多世纪,但有些场景仍记忆犹新。  

   小学生一般都在儿童节入队。那时入队都是分批分期,老师要考察学生的学习、品德和劳动,做到这“三好”,方能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我很木讷,从来不曾给老师惹事,而且劳动踏实,学习也好,理所当然地成为第一批入队的对象。“六一”那天早晨,母亲给我穿得干干净净,拧成两条三股小辫,辫稍各系一朵红绸布叠成的蝴蝶结。到学校后,老师一敲墙上挂的小铁钟,同学们就站好队,等老师喊到我的名字就急忙出列,和入队的同学站成一行。当高年级同学把一条鲜艳的红领巾给我佩戴在胸前时,心里说不出有多美。我们唱完队歌,还唱了“红领巾胸前飘,少先队员志气高,时刻准备着,为国立功劳……”歌名忘了是啥。老师说,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的,我感到红领巾十分神圣。  

   每年“六一”老师都要组织我们演节目,用白灰在校园中间画个范围就是舞台,同学们搬着凳子坐在周围观看。节目内容有豫剧表演唱,三句半,快板,相声,课本剧等。有一年“六一”前夕,老师选拔演员,把我和十几名女同学叫到办公室试唱《朝阳沟》选段,那时候老版本《朝阳沟》风靡一时,村里的大喇叭一天到晚唱个不停,男女老少谁都会唱,试唱主要是学跟弦,张老师拉着二胡,一拉过门,我们就开始唱,随着歌词内容再加上肢体动作。我旁边的秀珍一直偷笑,我用胳膊肘捣她一下,示意她不要笑,好好学,不料这一捣,我竟然被老师选上了。演出那天,我们红头绳绑的小辫往外拃着,腮上抹着两朵胭脂红,两眉中间点着小红点,还用火柴头瞄了眉毛,“浓妆艳抹”就出场了:“我的娘你莫要,再往下讲,上前去叫一声,我的亲娘……”我们有板有眼地学着银环劝说妈妈下乡,场上一片唏嘘。  

   刘文学是50年代末塑造的小英雄形象,他的事迹家喻户晓,不知哪位作家的《刘文学的故事》入选了小学课本,老师把此篇课文自编台词,设计场景,让我们分角色扮演剧中人。演刘文学的母亲李姓同学,穿着老太太的黑色粗布大襟袄,戴着老太太的黑帽子,打着裹腿,穿着尖角鞋,一走一颤,演得惟妙惟肖,此后得了个“李老婆儿”爱称。三句半也很受大家欢迎,甲乙丙丁站成一排,该谁念台词就上前一步。三句半说完,排成队敲着锣绕场一圈。听着有节奏的锣声,看着表演者滑稽的动作和表情,同学们笑声不断。快板相声虽然没有多少艺术成分,也给同学们带来许多欢乐。  

   有一年过“六一”,我们片(相当于一个中心校)组织学生集体行军,去上山捉特务,我们特意让家长买来军绿打包带,老师反复训练我们打豆腐块背包,我们背时把整齐的“三横两竖”面向外,被子开口的那一面向内,背起来又舒服又漂亮。  

   “六一”清晨,我们背着背包,兴致勃勃地边行军边唱:“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祖国要我守边卡,扛起枪杆我就走,打起背包就出发……”到了五六里以外的小山头,老师告诉我们,特务就藏在这座山上,要我们四面包围,仔细搜山,并交代了许多安全事项。我们开始行动,不放过任何一个可容特务藏身的地方,哪怕一个小窟窿,也要用手抠抠,往里瞅瞅,看有无特务,可心里又特别紧张,怕暗藏的特务猛地出来伤害我们。小花怯怯地问我,你知道特务长得啥样不?我说可能和电影里差不多。天快晌午了,还不见特务的影子,正在焦急之时,忽听一声喊:“出来!缴枪不杀!”寻声望去,只见特务举着双手猫着腰从山洞里走出来,原来“特务”就是我们班的矮个子小顺。

   童年是记忆中的一块净土,虽然时光流逝,但其童真童趣会沉淀成岁月的烙印,每逢孩子们的节日,我就会重拾遥远的童年。(望云飘)

  

 

 

 

 

  建龙钢铁  江苏永钢  河北钢铁  唐钢  包钢  柳钢  酒钢  南钢  莱钢  沙钢  济钢  马钢  太钢  本钢  攀钢  首钢  鞍钢  武钢  宝钢 
 
Copyright ©2010-2012 安阳钢铁集团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05003857号
地址: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 邮编:455000 E-Mail:agjt@angang.com.cn 电话:0372-3120114 3121261(销售公司)